海南环岛赛摩托车组图

協會介紹

中國非公立醫療機構協會是由依法獲得醫療機構執業許可的非公立醫療機構、相關企事業單位和社會團體等有關組織和個人自愿結成的全國性、行業性、非營利性社會組織。更多>>

當前位置:首頁>行業動態>詳情

行業動態

梅長林: “患者渴望的眼神,就是我不懈奮斗的動力!”

來源:心自翔遠 作者:翔遠 發布:01-30 16:35
【編者按】 梅長林教授是中國非公立醫療機構協會副會長兼腎病透析專委會主委,在黨中央國務院支持加快社會辦醫的戰略決策部署下,梅長林教授心系黨的事業和國家醫改事業,是我國早期投身支持非公立腎病透析事業發展——來自于公立醫院的首批醫學專家,更是我國非公立全國腎病透析專委會首屆主委。在非公立醫療行業發展困難時期,是他首先義無反顧為全國非公立醫務人員創辦了首家血液凈化培訓中心,攻艱克難,開展教育培訓,學術交流,傳播知識,培養技能……,他風雨無阻,堅持不懈。他為我國醫改實現多元辦醫格局和衛生健康事業做出了不可磨滅的杰出貢獻!是全國51萬家非公立醫療機構、2萬余家非公立醫院的好教授,好朋友!他被業內將推薦為《全國社會辦醫突出服務獎》候選人無疑為實屬名歸!

[人物小傳] 

梅長林教授,海軍軍醫大學長征醫院腎內科主任醫師,博士生導師。現任解放軍腎臟病研究所所長,中國醫師協會腎內科醫師分會副會長,中國非公立醫療機構協會副會長兼腎臟病透析專業委員會主任委員。承擔國家和上海市重大科研項目26項,主編及副主編專著33部,發表論文427篇,在國際一流學術雜志發表SCI論文100余篇。獲國家新藥證書1項,中國及美國發明專利5項。獲包括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在內的軍隊和上海市高等級成果獎14項。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獲第二屆中國醫師獎和上海醫學發展“杰出貢獻獎”。


上海南京路,海軍軍醫大學長征醫院。


隨著一聲洪亮的啼哭聲,世界首例應用第三代試管嬰兒技術阻斷多囊腎病遺傳的嬰兒,在該院順利降生,這是全球多囊腎病患者中第一例應用該項技術誕生的健康新生兒。


沈女士和同樣患有多囊腎病的母親得以親眼見證這幸福的時刻,沈女士激動地說:“感謝長征醫院!感謝醫生!我終于擁有一個健康的寶寶了。”


阻斷疾病向下一代遺傳的成功,意味著可以徹底“治愈”多囊腎病,提高我國整體新生兒出生素質,從根本上減少腎臟病患者總量。


這個率領團隊阻擊多囊腎病的是誰?他就是解放軍腎臟病研究所所長、海軍軍醫大學長征醫院腎內科教授梅長林。


“我是個農民的兒子,是一路沐浴著黨的恩情成長起來的,所以我一定要知恩圖報、報國為民。”


儒雅,微笑,對患者始終輕言細語,關懷備至。


這是梅長林留給記者的最深印象。


1954年3月出生在江蘇江都的梅長林,身上有一種與生俱來屬于揚州人包容的大度,低調的氣質,精致的堅持,堅韌的秉性。


梅長林常說:“我是個農民的兒子,我的成長沐浴黨恩,我出生貧苦,是黨讓我參軍、上學、留校、出國,我一定要知恩圖報、報國為民。”


梅長林從事腎內科工作是“半路改行的”。


上個世紀80年代,梅長林從第二軍醫大學畢業后留在長征醫院消化內科,并很快嶄露頭角,相繼獲得軍隊科技進步二等獎等多項科研成果。可就在此時,一個特殊的患者改變了他的從醫軌跡。


那是一個尿毒癥患者,因為腎功能衰竭,不能正常飲食,長時間的饑餓導致消化道和直腸癌變。患者痛不欲生的呻吟,撕扯著梅長林的心扉。“這個病患群體太痛苦了,連最基本的飲食要求都得不到滿足,一定要想點什么辦法來幫助他們。”他查閱大量資料,卻發現“腎功能衰竭”這個頑癥,消化科醫生完全幫不上忙。正巧醫院當時正在籌建腎內科,梅長林便主動要求轉崗。


在許多人眼里,己在消化內科嶄露頭角的梅長林這次“轉身”,無疑是“自毀前程”,但梅長林卻從那一天起,把自己的人生與“把患者的生命高高舉過頭頂”這份信念緊緊交織在一起。


當時長征醫院腎內科整體水平在上海處于劣勢,總共只有三四名醫生、十來張床位和兩三臺血透機。梅長林“鉚”足了勁,努力尋找解決患者病痛的良藥。


1993年,39歲的梅長林赴美國加尼福尼亞大學醫學院做訪問學者,兩年多后,因工作出色,院方許以優厚條件極力挽留。這在當時那股狂熱的出國熱潮中,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發展良機,但梅長林不為所動,毅然回國。


回國時,梅長林沒有為家人和朋友準備一件像樣的禮物,而是把自己節省的上萬美元助學金,全部買了實驗試劑、儀器和英文原版資料,整整16箱。托運時,因為行李大大超標,他已付不起托運費。東航駐美分公司經理聞聽此事深為感動,破例為其托運。


正是憑借這些特殊的“行李”,梅長林在學校和醫院傾力支持下,創建了我國首個多囊腎病專業實驗室,并相繼誕生了一系列重大科研成果,率先在國內提出了透析患者肉堿缺乏癥的概念,首次證實了肉堿缺乏癥是促進慢性腎衰竭并發癥出現和惡化的重要因素,并據此研制了左旋肉堿口服液和注射液,只要病人在血透過程中及時補充這種口服液或注射液,就能有效地消除由血透帶來的不良癥狀。他創建的血液透析中心目前已成為全國收治病人最多血透中心之一。他領導的腎內科已發展為全軍腎臟病技術中心、全軍腎臟病研究所和國家重點學科,先后獲得了包括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在內的高等級獎項9項,國家“863”等重大科研項目17項。


多年來一直撕扯著梅長林心扉的那個心結,盡管早已解開。但在梅長林看來 “一個只會看病的醫生最多是‘一方名醫’,只有從臨床中思考問題,去探索、研究,并解決問題,最終將成為‘一代名醫’”。


愛黨愛軍、報國為民始終是梅長林不懈奮斗的人生信念。但真正觸動梅長林不斷去攻克醫學堡壘的原因,是無數個患者在求醫過程中對他流露出的渴望和信任的眼神。梅長林說:“患者渴望的眼神,就是我不懈奮斗的動力!”


常染色體顯性多囊腎病是梅長林的第一個挑戰。1995年,他果斷把握前沿熱點,從多囊腎病發病機制、實驗性治療、基礎理論研究等方面一起入手,到如今已是碩果累累。原創發現的“補體在多囊腎病發病中的作用”已得到國際同行公認,在新英格蘭雜志發表關于多囊腎病臨床治療的專家述評,在歐洲腎臟病年會做“中國多囊腎病臨床研究”專題報告,4篇臨床與基礎研究論著被國際多囊腎病臨床診療指南作為參考文獻,成為真正中國多囊腎病領域第一人,成為國際多囊腎病診療指南制定會議唯一被邀請的中國大陸專家。2016年再次取得重大突破,國際第一例采用MALBAC-PGD技術阻斷常染色體顯性多囊腎病遺傳的健康新生兒誕生于上海長征醫院,這一多囊腎病治療領域劃時代的事件將多囊腎病治療帶入了一個新時代,真正有了治愈疾病的希望。


急性腎損傷發病率越來越高、死亡率、致殘率居高不下,早期診斷、早期干預是取得良好預后的最關鍵點,長期的基礎研究積累與技術發展,梅長林率領團隊成功研制出可進行臨床應用的急性腎損傷多通道診斷設備平臺,用0.25ml血清就能有效、及時、極早的判斷出是否存在急性腎損傷,從而為救治患者奪得寶貴時間。


泌尿系結石是泌尿系統的常見疾病之一,我國是世界上結石高發區之一。結石的發生與代謝和遺傳因素密切相關。一些罕見的遺傳性尿路結石往往以更嚴重、更復雜的結石表現為特點,如未及時診治,可出現進行性腎損害。另一方面,泌尿系結石的復發率每年可高達10%~23%,如果沒有采取適當的診治措施,如結石成分分析及適當的隨訪治療,5年內復發率可達50%。明確結石病因和遺傳因素是減少發病率和復發率的關鍵。梅長林教授建立完善的泌尿系結石診斷平臺,根據結石成分、病因及遺傳背景,制定一體化防治方案,包括飲食干預、藥物治療、酶替代治療等,組建泌尿系結石腎內科、泌尿外科及麻醉科聯合診治團隊,開展泌尿系結石聯合診治門診,建立泌尿系結石信息登記平臺,建立長期隨訪機制,從內外科多途徑診治泌尿系結石,有效減少結石復發和腎衰竭的發生;現正開發產甲酸草酸桿菌藥物用于泌尿系結石的防治,取得了較好的實驗研究成果。成功篩選獲得人源性產甲酸草酸桿菌,即將在新型泌尿系結石治療藥物領域獲得重大突破。


“患者是我們衣食父母,對每一位患者,無論其身份高低貴賤,我都會一視同仁精心治療。”


梅長林作為全國著名的腎臟病專家,許多患者從全國各地跑來慕名求醫,有的凌晨三四點鐘就到醫院排隊掛號。每逢這種情況,梅長林總是會對沒掛上號的患者另外加號,有時一加就是30個、40個,但不管多晚,他都要堅持把病人看完才離開診室。有人不理解,他說:“患者都是外地病人,來一趟上海不容易,早看早解決問題,還可以為他們節省食宿負擔。”


一天,一名40多歲的江西男子抱著患病男孩,沖到梅長林面前嚎啕大哭,因為輾轉晚到掛不到號,求他開恩救治。梅長林經過檢查,發現孩子病情危重,便立即聯系病房加床收治,由于病人身上僅有2000元錢,他又親自跑到住院處為病人擔保。醫院收費處工作人員告訴記者,梅長林教授經常為病人擔保,有時候病人沒錢結帳,他會自己掏錢付費。


長期以來,梅長林就是這樣待患如親。一位家住上海黃浦全身癱瘓的李老伯,由于家人護理不當,口腔內淤積食物殘渣,身上多處褥瘡,散發出難聞的氣味。梅長林耐心地為他清洗全身,并用鑷子將口中的食物殘渣一點點取出,患者家屬感慨地說:“梅教授干了連我們兒女都不愿干的活。”


在梅長林看來,一個好醫生為患者解除病痛,除了有高超的醫療技術以外,更需要有愛心、細心、耐心和責任心。幾十年來,他無論從哪里出差回到上海,他第一個要去的地方絕不是家,而是醫院的病房。一次,梅長林從北京開會回來,已是晚上九點多了,他放心不下病人,下了飛機直奔醫院,并像往常一樣,從一樓到五樓巡視。就在快查完最后一個病房時,他在病房門口聽到里面傳出一陣陣的喘息聲。梅長林立即推門進去,只見病人端坐著,正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原來這是一個心力衰竭病人。“端坐呼吸”是心衰病人最典型的癥狀,診斷應該沒有問題。但他不放心,決定為病人做一次檢查。檢查中逐漸發現一些與心衰病人不相符合的體征,再仔細詢問病史,他認為更像是“心包積液”。接著,梅長林又緊急請醫院B超室醫生會診,后來在B超室醫生的協助下,為病人做了心包抽液治療。當梅長林離開醫院回家時,時鐘已悄悄指向凌晨一點。


醫學是一種直接面對生命的神圣職業,事業傳承的價值遠高于個人的成就和名利。“不收紅包”,“不拿回扣”,“不當藥托”,這是梅長林給自己定的鐵律。多年來,長征醫院腎內科一直堅持使用國際最高標準的透析液。一位醫藥代理向他極力推薦某品牌的透析注銷,價格便宜、回扣高。面對這樣可以大幅提升利潤的機會,梅長林最終還是拒絕了。他說,醫療行業盡管也要追求經濟效益,但醫療質量始終是第一位的。正是靠這股清風正氣,梅長林領銜的長征醫院腎內科先后榮獲上海市“高尚醫德獎”、上海市衛生系統“銀蛇獎”一等獎。


“我從事臨床工作40多年。期間,我看得最多的是慢性腎臟病患者。我國慢性腎臟病患病率達10.8%,每年要新發13萬尿毒癥患者,其中80%需要終身接受血液透析治療以維持生命。”梅長林告訴記者,“讓這些患者活著,而且有尊嚴的活著,是我和我們團隊所追求的目標。”


對于血透患者來說,血管通路是維持血透的“生命線”,由于反復穿刺、感染、壓迫和動脈硬化等原因,容易出現血管內瘺堵塞,威脅患者生命。為了提升患者的生存率和生活質量,上個世紀90年代,梅長林率領長征醫院血透中心在國內率先開展了深靜脈長期留置導管、帶滌綸環的深靜脈留置導管、人造血管搭橋建立動靜脈內瘺等高難度血管通路研究,一次次為瀕臨死亡邊緣的患者打開了生命通道。然而在當時,為病人實施血管造瘺術屬于外科手術,并且風險高、難度大,一般外科醫生都“退避三舍”,很多血透病人就是因為得不到及時“造瘺”延誤了治療。


于是,他們決定自己來干“造瘺”的活。內科醫生們一頭扎進實驗室和動物房:“我們不僅要做,還要比外科醫生做得更好!”從動物實驗到顯微外科實驗,醫生們終于掌握了“造瘺”的核心技術,經過多年的磨練,如今,腎內科的醫生個個都是“造瘺”高手,并吸引許多外科醫生前來學習。


“有的老病人在這里血透20多年,瘺管從來都沒有修補過。”41歲的沈女士2002年起在長征醫院血透中心透析,她舉起胳膊指著上面的針眼說:“日本是世界上血透技術最好的國家之一,我前幾年去福岡出差,到當地最好的醫院血透,看到我的胳膊,醫生都大吃一驚,問我是在哪里血透的,得知是在上海長征醫院都贊嘆不已。”


對慢性腎臟病患者的治療,除了醫護人員精心治療和護理外,更需要人文關懷和心靈慰藉。梅長林說:“對慢性腎臟病患者的治療絕不能僅憑一張醫療處方,更需要調動病人自身的積極性,一方面配合治療,一方面幫助并鼓勵他們回歸社會,提升生命質量。”為此,梅長林建議長征醫院腎內科血透中心籌辦腎友會,建立一個醫患之間互相溝通的平臺。腎友會每年定期組織活動,為病人舉辦醫學講座,解答病人的疑難問題,讓患者堅定回歸社會的信心。一名患者由衷地說,整個血透中心猶如一個“血透機”,在這里人的心靈得到滌蕩,病友有了相互交流、相互扶助和鼓勵的機會,優質服務提升了患者的生命質量。


從醫40多年來,梅長林教授用自己的一言一行踐行著“醫者仁心”的行為準則,獲得累累碩果。梅長林教授和其率領的腎內科血液凈化中心團隊兩次榮膺“感動上海十大人物”。2017年,梅長林榮獲上海市醫學會百年上海醫學發展“杰出貢獻獎”和中國醫師協會首屆“白求恩式好醫生”提名獎。



“能讓我國慢性腎臟病患者享受規范化、同質化、標準化治療,是我此生最大的心愿。”


梅長林深知,“一花獨放不是春,百花齊放春滿園”,要發展我國腎臟病學科,為廣大慢性腎臟病患者解除病痛,光靠一己之力或幾個人的力量是無法完成的,必須要培養一支高素質醫護團隊。


1995年,梅長林從老主任張本利手中接過腎內科“帥印”。作為腎內科新任“掌門人”,他在學科建設和人才培養上高瞻遠矚、運籌帷幄。梅長林著重在抓人才培養和凝聚人心上下功夫。他根據科室每個人的特點,確定主攻方向,盡力為每個醫生開辟快速成長成才的道路。臨床治療上,他從手把手教、放手不放眼,到放開讓年輕醫生自己闖;病房里,他與年輕人一起通宵達旦觀察病人病情變化及時解決問題。許多重要的學術會議和研討示范,梅長林都把年輕人推向前臺亮相。


為了多出人才、快出人才、出好人才,他選派優秀的同事或學生到美國西雅圖華盛頓大學等國際著名科研院所學習深造。近十年來,該科共選送8名醫生出國進修,有7名學成歸來,并在各自崗位上挑起大梁。此外,梅長林還培養了研究生136名,其中博士研究生73名、碩士研究生63名,博士后3名。


經過十多年建設和發展,梅長林帶領團隊將腎內科從一個5臺血透機、兩科室共用病房的科室,發展到現在70張病床、105臺血液透析設備的全軍腎臟病研究所和國家重點學科。目前,長征醫院血透中心可以開展國際上所有最先進的血液凈化技術,年透析8.5萬例次,實現了血透患者5年存活率77.3%、10年存活率40.5%的國際先進水平,誕生了透析患者存活28年的生命奇跡。


 “這一路走來,我們盡管取得了一些成績和榮譽,但我始終沒有忘記自己是一名普通腎臟病醫生。給患者看病,收獲患者康復后的喜悅與感激,是我最開心、最滿足的事兒。”


但開心的背后,也有許多令梅長林深感憂慮和牽掛的事。他說:“能讓我國慢性腎臟病患者享受規范化、同質化、標準化治療,是我此生最大的心愿。”


慢性腎臟病是個重要的公共健康問題,是繼心血管疾病、糖尿病、高血壓和腫瘤之后,又一嚴重威脅我國人民健康的疾病。慢性腎臟病后果嚴重,要么在疾病進展過程中患者死于心血管疾病;要么最后發展成尿毒癥。一旦得了尿毒癥,致殘率致死率很高,治療費用也相當昂貴。


上世紀90年代初,梅長林小學同學到上海找他看病,他告訴梅長林他吃不下飯,走路沒有力氣,不能平躺。梅長林給他同學做了詳細檢查。他同學看著梅長林臉色凝重,就問了三個問題。


“我得了什么病?”


“你得了尿毒癥。”


“那怎么治療?”


“可以做透析,也可以做腎移植。”


“需要花多少錢?”


“透析大約每年需要8萬元,腎移植要準備20萬元。”


聽了梅長林的話后,他同學兩眼直流淚。他告訴梅長林他付不起這么多錢,兒子要上學、要讀書,老人要贍養,他幾十年就在農村勞動,沒有那么多錢。后來,他就回家吃了中藥,不久就病故了。


這件事深深的印在梅長林的腦海里,他下決心一定要為許多像他小學同學一樣的腎臟病患者,做些實實在在能幫助他們減輕病痛的事。


梅長林教授說:“簡而言之,我想做的工作就是要把我國的慢性腎臟病患者從人群中找出來、管起來、降下來,真正讓慢性腎臟病患者活得好、活得長、活得有質量和尊嚴。”


2016年3月,在上海靜安區“上海市慢性腎臟病三年行動計劃”項目啟動儀式現場。


項目負責人梅長林教授站在臺上,臉色有點蒼白,神情飽滿地宣講慢性腎臟病早發現和診療體系的有關知識,宣講后略顯疲倦,但他所講的內容通俗易懂、精彩紛呈,深受百姓歡迎。


演講一結束,臺下立即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


當主持人告訴在場與會者,梅教授是從醫院出院后就直奔現場的。剛做完手術的梅長林,為了該項目能夠早一日啟動,他不顧妻子和同事的反對。他說:“原定的時間和人員都定好了,不好改變,我堅持堅持就挺過去了。”他就是這樣克服身體的諸多不適,堅持在臺上站著完成了1個小時的演講。


梅長林的舉動,感動所有在場的人,掌聲再一次熱烈響起。按常理,梅長林已是著名腎臟病學家,他已功成名就了,可以選擇比較安逸的生活,但為了摸索我國慢性腎臟患者“防治結合、自我管理”的診療模式,他放棄許多休息時間,選擇了一條做公共衛生的艱辛之路,他克服許多困難帶團隊、搞科研、做科普,這些工作幾乎是義務服務,但他無怨無悔。


在梅長林的心中只有患者,從來沒有自己。他說:“作為醫生,病人的獲得感對我們來說比什么都重要。”


梅長林身先士卒,感染和激勵了團隊的所有成員。他們從無到有,慢慢探索出一套上海地區慢性腎臟病早發現和診療體系的成功經驗,為我國慢性腎臟病早防早治提供一個范本。


該項目組在建立上海市首個慢性腎臟病患者隊列的同時,保證了二年失訪率在10%以下,在示范社區內,將慢性腎臟病防治內容整合入原有社區慢病防治體系中,高危人群中腎臟損傷指標篩查率達到70%,患者建檔率達80%,雙向轉診符合率達70%。


通過3年的不懈努力,“上海地區慢性腎臟病早發現和診療體系”項目組獲得累累碩果,他們培育并打造出一支慢性腎臟病防治高素質創新團隊,建立了由腎內科、衛生管理、流行病學、數據分析、信息化以及衛生技術評估等專家組成的隊伍,并制定了《慢性腎臟病篩查、診斷及防治指南》、《慢性腎臟病篩查、診斷及防治指南》等4部指南和專家共識,同時培育了一支覆蓋靜安和閔行兩區的慢性腎臟病防治的基層協作隊伍;累計培養博士后1人、博士研究生45人、碩士研究生50人,入選各級各類人才計劃8人。


海南环岛赛摩托车组图 最新时时彩qq群 中国篮球竞彩网首页 竞彩足球 技巧 体彩排列三专家杀号 手机游戏运营 海南环岛赛3D投注网 澳门mg官网网址 3d排列三缩水软件 福彩三地基本走势图综合版 5分赛车开奖结果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