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环岛赛摩托车组图

協會介紹

中國非公立醫療機構協會是由依法獲得醫療機構執業許可的非公立醫療機構、相關企事業單位和社會團體等有關組織和個人自愿結成的全國性、行業性、非營利性社會組織。更多>>

當前位置:首頁>自律維權>詳情

自律維權

無奈!細數甩給醫務工作者的八大黑鍋!

來源:華醫網 作者:戈暢 發布:2017-09-11 15:16

媒體曝光的糾紛不時撩撥著醫患脆弱的神經,加上疾病的復雜和不可預測的結果,已經注定醫院是個突發事件密集的地方,醫務工作的壓力及強度已經遠遠超出大眾的想象。

即便如此,醫務工作者還得時刻留神隨時可能劈頭蓋臉甩來的“黑鍋”。

甩鍋姿勢一:“醫院憑什么沒有血小板?”

急診突然收治了大出血的病人,等輸血小板救命,無奈血庫無庫存,分分鐘出人命的大事!家屬流淚懇求:這么大醫院,沒有救命的東西?跪求醫生給條活路!接診醫生:自己有了突發心肌梗塞的感覺了!實在愛莫能助。

原因僅有一個:采集血小板耗時間長,捐獻的人少,保質期僅5天,基本上都是患者自己找親屬現捐現用,極少有富余。即使短期有少量庫存,也容易過期報廢而浪費。從找到合適的身體健康的血型相同的親屬進入血站捐獻血小板開始算,體檢,采集,檢驗,出庫,到能拿到醫院輸給病人,4到5個鐘頭已經是血站的工作人員加班加點了。遇到緊急情況時,如果血庫沒有庫存,病人很難等得起!

甩鍋姿勢二:“救命的藥物醫院憑什么缺貨?憑什么限制使用?”

國產特效藥缺貨、進口的特別昂貴、必須的廉價藥失蹤。有些藥物尚未納入醫保,患者無力承擔;有些藥物必須有使用指征,不能輕易使用;醫院的藥物種類有限定,新特藥難以進入。

藥品生產和定價真心不歸醫院管,沒有進入采購平臺的,醫院也買不到。四處求藥讓患者和家屬疲于奔命,各種使用限制也讓腐惡的醫生的血壓直線上升。

甩鍋姿勢三:“憑什么有合并癥?”

肺炎,老慢支的老人,治療時發現合并了肺部曲霉菌感染。家屬和患者不理解,認為是醫院的治療導致的醫療事故。反而要索賠,要徹底治好才能滿意。其實多數病人是由于基礎疾病造成抵抗力低下,引發定植或吸入的真菌孢子大量繁殖,造成感染。可是人家不信,就賴定你了,又能怎么樣呢?

甩鍋姿勢四 :“憑什么有并發癥?”

羊水栓塞是最兇險的產科并發癥,它的第一個特點是具有不可預測性。所有患者在產前檢查的過程中都是正常的,這也是所有家屬在發生這類不幸事件后,與醫療單位發生糾紛的主要原因。羊水栓塞的第二個特點是病情非常兇險。

近1/3患者從發病到死亡僅僅只有30分鐘。如此快捷的死亡經過,令好多人失去了被搶救的機會,也令所有的家屬無法理解,當然包括我們醫生。所以要老百姓對所有疾病都有所謂的知情選擇權,實際上是置兇險疾病患者于死地。因為這個疾病的早期診斷是那么的不確定,病情又是那么的兇險而快捷,醫務人員在搶救過程中時間那么寶貴,多余耗費的時間就是患者的生命!

甩鍋姿勢五:“憑什么有后遺癥?”

腦梗的病人,搶救回來后卻留下半身不遂的后遺癥,不能自理,成為兒女的負擔。醫院沒能治的完好如初,不幸成為被告,被索賠老人的照顧費用。周圍的朋友抱怨,高齡的老人醫院不收,只能在家熬日子,很可憐,醫院很冷血,唯利是圖。可是究其原因,高齡老人多有慢性病,一些小病都可能引爆炸彈,醫療風險太高。那些少數利用老人發財的不孝兒女,將醫院敲詐怕了,堵死了其他老人就醫的可能,才是真真可恨。

甩鍋姿勢六:“憑什么沒有發現異常?”

車禍后來檢查的患者,外表只要一點擦傷,不肯留院觀察,影像檢查未發現明顯異常。可是轉身出門幾個小時就傳來噩耗,內出血昏迷。肇事司機沒事,因為他帶患者來醫院檢查過,醫院背負全責。

我們怎么也想不通,不是醫院直接造成患者受傷,癥狀不明顯,診斷水平有限,未及時發現,是存在過錯,可是責任全部落在醫院頭上,合適嗎?

甩鍋姿勢七:“憑什么同樣的病,治的好別人治不好我?”

印象最深刻的是同學轉述的手足口病爆發流行時的例子,感染科人滿為患,同一個病房,同一個班級,同樣的始發癥狀,同樣的治療方法,有一個孩子癥狀進行性加重,轉入ICU,依然沒有搶救回來。家長不能接受,這么多生病的孩子,唯獨自己家的孩子沒救回來,指控醫院救治不力。

醫生護士亦很難過,可是病毒感染的預后與自身抵抗力有很大關系,個體差異的確存在。正如有人感染乙肝病毒后能清除并獲得高滴度抗體保護,也有人屬于悲催的怎么注射乙肝疫苗也沒有抗體產生或者抗體很快消失的一類,屬于易感人群。可是誰都不愿承認自己有不足,遷怒醫院治療不力是最常發生的事。

甩鍋姿勢八:“憑什么誤診?”

同樣的癥狀,也可能是不同的疾病;不同的癥狀,也可以是同樣的疾病。很多疾病不典型,鑒別診斷難度很大。誤診比例其實很高,需要通過進一步檢查,甚至有創檢查確診,才能針對性治療。可是患者往往因害怕而拒絕簽署知情同意書,其實這是在玩自己的命。

重癥肺炎的病人,抗生素上的夠足,炎癥也壓不下來,病人拒絕穿刺的有創檢查,等到痰涂片發現真菌孢子,血培養真菌陽性時,真菌感染已經全身播散,病人已經病入膏肓。基本上已經不可能救回了。

腦膜炎的病人,拒絕腰穿檢查腦脊液,醫生難以判斷病原體,可惜,新隱感染,沒有用對藥物,病人最終死亡。

甩鍋殺手锏:“送醫院了憑什么死人?”

“就診肺炎的患者,突發心梗倒在醫院里?”“剛剛還在醫院花園里飯后散步的住院病人,突然就吐血身亡?”“發燒還在上班的護士,為何突發腦疝倒在工作崗位上?”“連軸轉了幾臺手術的麻醉醫生,還沒離開手術室就倒在手術臺邊?”

雖然各種此類突發事件,占據了新聞的頭條,可是又有誰會認真思考一下:疾病病情難以預測,連在醫院工作的醫護人員尚且不能保證救回,又如何承擔民眾只要活著進來就不能死著出去的,甚至必須完好如初,類似保險箱的希望?

海南环岛赛摩托车组图